《梦想改造家》没变,观众变了
腾讯家居•贝壳 2021-11-29 00:19:43
用手机阅读

做了7年、豆瓣均分8.5的《梦想改造家》还是没能逃过翻车的命运。源自日综《全能住宅改造王》,一度被誉为“最有温度的改造节目”,这次却因“132万元改造了个寂寞”被愤怒的网友骂上热搜。

委托人老杜,家在甘肃农村,子女四散全国各地,平时与老伴住在乡下老宅。找到节目组改造,一方面是希望子女回家时能住得舒服点;另一方面,老杜对邻居的“欧式二层小楼”也是颇为欣羡。

这咱都懂。村里嘛,总会因一户起了“豪宅”而掀起盖房“内卷”。只可惜,自诩艺术家的设计师不懂。

陶磊,完美演绎了“认真沟通、坚决不听”的固执设计师形象。说好的二层小楼、欧式风格一概没有,取而代之的是粗粝的红砖房、只考虑审美没考虑实用的墙壁镂空、没有干湿分离的卫生间以及过于狭小的功能区,等等。

这么一套与委托人需求南辕北辙,且不具备实用性的房屋改造,最终造价竟高达132万。这可气坏了围观网友。节目组出面声明,称目前呈现并非最终效果,并表示改造费用节目组与委托人一人一半。但群众并不买账,一部分人表示再也不会追梦改,另一部分人则把矛头对准陶磊,举报他的乡间别墅涉嫌违建,如今相关部门已介入调查。

《梦改》的节目形式,原本对委托人和设计师是种双赢,如今却落得一地鸡毛。“132万装了个毛坯房”是一个标志性事件,但这样的情绪积累却由来已久。互联网社区带来的专业知识普及,短视频、游戏带动的“盖房热”,终究会来到这样一个爆发点。

v2_e34ee97b92284f319d54f76d7589461b_img_000.png

摘下滤镜看改造

《梦想改造家》横空出世前,《交换空间》制霸家装节目近十年。两家业主交换房子帮对方装修,揭晓结果那一刻,双方脸上五味杂陈的表情,制造了不少国综史上的名场面。

但虽说不少改造案例的不合理就连咱门外汉都能看出来,彼时却很少有人去质疑节目组。一来,《交换空间》是节目组出钱,白得一堆家具家电还有啥说的?二来,2005年许多人刚有了第一次现代化装修的体验,对房屋设计也说不出个所以然。

伴随着《梦改》的出现,“家居改造”的决定权从非专业的业主转至专业设计师手上,一套改造案例,从沟通到设计再到最后成型,在节目中得以完整呈现。

采用日本模式,《梦改》也带有典型的日综式人情味。与此前上来就是咔咔干活的生活服务类节目不同,它更像以“房屋改造”为切入点的生活短剧。设计师通过走访同住,了解委托人的生活现状与痛点,人生百态也就在一个个案例中上演。甚至它的叙事结构都很像家庭情景剧,有矛盾、有争吵、有和解,以及永恒不变的Happy Ending。

也正因如此,在《梦改》前三季节目中,其实也有不少设计师无视业主想法、完全按照自己对业主需求的理解去改造,但当时观众不仅没觉得“乙方失格”,反倒认为设计师的自作主张确实解决了业主的实际问题。

但很容易被忽略的是:节目录制完毕后,不少委托人的实际居住出现问题,甚至不得不搬离改造的新家。

设计师史南桥费了不少心力,将一座24平米的老屋改造为商住两用新居,以满足委托人卖馄饨的需求。谁知改造结束后,有心人反手一个举报,胡同里的馄饨店迎来关门命运;

陈斌受委托帮祖孙三代改造老房,考虑到90岁老太太上下楼需求,螺蛳壳里做道场装了部电梯。这个设计当时备受网友好评,但节目播出后,邻居锲而不舍地打举报电话,电梯最终被拆除,老太太也因腿脚不便主动住进了养老院。

当时便有网友提出,节目“只考虑设计美观,没解决改造后的邻里问题”。但此时大多数观众还是站在节目组一边,认为设计师的业务能力没问题,都怪邻居“小人心态”“看不得别人过得好”。

从第四季开始,观众投向设计师的目光愈加审慎。后续几季,越来越多网友就设计师水平、改造案例是否合理等方面提出质疑。从单纯地“看改造”变为“评改造”,观众对专业设计师的滤镜逐渐淡化。

“种田热”催生“老懂王”

以《梦改》为代表的房屋改造类节目,在解决委托人居住痛点的同时,其实也是在打造设计师个人品牌。主导改造的不是委托人,而是设计师们。放在六七年前,这种以设计师为主导的理念并不会引发舆论危机。可在这个人人都可发声的时代,就成了节目翻车的导火索。

有意思的是,在社交平台上积极发声、援助委托人老杜的以年轻人居多。其中不少人还在租房,尚未有过亲手进行房屋改造的体验。

要说房屋改造可是个专业活儿,尤其这次被推上风口浪尖的还是“盖房”问题。或许每个人的人生中都会经历装修,但盖房可就不一定了。没吃过猪肉也没见过猪跑的年轻人,哪来的底气与设计师及节目组正面刚?

别忘了,伴随着“种田热”的兴起,每天在短视频平台看达人盖房的年轻人们,本身就是“改造懂王”。

李子柒、陕北霞姐等农村生活博主的出现,唤起人们田园牧歌向往的同时,也勾起了咱国人深藏在基因里的“种田情怀”。有条件的,直接杀回老家拿宅基地练手。没条件的,也要在二次元世界过把瘾。去年《动物森友会》与《江南百景图》接连成为爆款,就是种田热在当代年轻人中风靡的佐证。

因为“种田热”,短视频上也就顺理成章诞生了大量盖房、自建改造、出租屋改造等“类种田”内容。就好像天天追剧的人即使非科班出身,也能从剧情、选角、服化道方面进行一番点评。社交平台上大量自制内容的存在,也让“房屋改造”成为一件无需亲自动手、就能隔空学会的事。

造房看抖快,装修小红书。当代年轻人的房屋改造知识储备,主要来自于小红书、抖音、快手以及专业装修平台“好好住”等。其中“好好住”因内容更垂直,更针对于有真·装修需求的用户,因此对于“只想看看”的年轻人而言,更习惯从抖快小红书上获取信息。

这三个平台上的内容虽因用户画像不同而有所区别,但多具有这样的共性:一看就懂,简单易上手。实际操作起来或许并不如博主说的那么简单,但看过几个这类盖房、改造视频后,大家还是能对建筑、设计、水电改造、软装等环节有了比较明确的认识。

加之原本年轻人就热衷于发声,有着“我行我上”的自信,更敢于质疑权威。陶设计师的大作,既不像前几季案例解决了委托人的实际痛点,又完全忽略了委托人提出的期望,落得个被网友群起而攻之的下场,也就不足为奇。

梦想的尽头是盖房

家装类节目在综艺市场上算不得热门品类,即使作为头部的《梦想改造家》,最近几季的关注度也呈下滑趋势。这次盖房翻车却能引来这么多人参与评论,甚至在各个社交平台均成为热门话题。除了为委托人出头的侠义心肠,这么能“共情”也是因为大家心底有同样的需求——“盖房”,已经成为不少年轻人的终极梦想。

“过几年就辞职,回老家自己盖房”,是许多人挂在口头的人生计划。先别管是否执行,起码太多人动过这个念头。当代年轻人为啥对盖房情有独钟?其一当然与咱国人的“种田基因”有关。只要有块属于自己的空地,就恨不得种点菜啊花啊,展示自己的园艺才能。

其二则是对田园生活的向往。不仅是李子柒们在短视频中展现的悠然见南山,《向往的生活》、韩综《三时三餐》等以乡村生活为代表的慢综艺,也让人渴望逃离都市,去过另一种生活。

这类内容的出现,为乡村生活加上了桃花源般的氛围滤镜。原本对于乡村生活诸多不便之处尚有顾虑的人,看到这类内容中,无论是土生土长的博主们,还是过惯了好日子的明星们都能融入其中,自然打消了疑虑。

其三,想要“盖一间自己的房子”,也是一种抵御大城市高昂生活成本的无奈之举。“逃离北上广”已成趋势,对于年轻人而言,与其在大城市打工养房东,倒不如回家过上“泡温泉约发小吃饭,每天笑得像傻狗”的生活。

职场生活身不由己,“盖房”从某种意义上说,有种“把生活重新掌握在自己手中”的感觉。在决定房子是建成中式还是欧式的那一刻,人生的选择权仿佛又回到了自己手中(如果没请醉心自我表达的设计师的话)。

小红书有位博主,原本是想分享自家两猫的日常生活,却被网友发现他家装修不同于一般农村家庭,于是询问盖房秘辛。这位博主从盖房到装修一步步讲起,宠物博主变身装修达人,评论里不乏大喊“如果我有房我也要这么弄”的声音。

或许可以这么说,当代年轻人对“盖房”的热情,既是一种对田园生活的憧憬,也是一种对当下生活不满的体现。当手指划过一个又一个盖房视频时,收获的不仅是知识,更是一种自我疗愈的方式。

v2_7b5b544ef98048e8a80d1ac2b28b6425_img_000.png

这也是为什么,原本算小众的“种田游戏”去年竟能够两连爆。不少《动森》玩家表示,自己是真的把游戏中的小岛当做家进行规划,选择装修小岛的道具时,尽量找那些贴合心目中理想房子模样的,把二次元的小屋作为现实中“我的房子”去投射与参考。

既然年轻人爱盖房已成大势所趋,家装类节目或许也到了再次轮回的时候。咱就回归以前《交换空间》的模式,两组年轻人帮对方装修/盖房子,让野生装修大拿们相互battle,岂不更有看点?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“娱乐硬糖”(ID:yuleyingtang),


来源:腾讯家居•贝壳    责任编辑:张桥榕